2013-04-10 11:01:51

北京地区的民间手工艺,是伴随着人类活动的出现而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的。做为手工艺,尤其是具有优秀传统的民间工艺美术,则可以说是社会兴衰的晴雨表,是与历史前进的步伐,社会发展的状况密切相关的。社会经济繁荣、人民生活安定,民间工艺美术则兴旺红火。社会动乱,百姓生活艰辛,民间工艺美术则衰弱难存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艺逢盛世才兴旺。

当今,随着广大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,居住条件的逐步改善,人们越来越追求精神文化的享受。尤其是国家日益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,许多民间艺术分别列入了区级、市级、国家级的保护项目,其传承人也得到了各级政府的保护和经济上的扶持。民间工艺美术的抢救、继承和发展日益受到全社会的关注。有关单位和传承人们制定了种种行之有效的措施,取得了初步成果。

那么,怎样才能深入、持久、广泛地做好北京民间工艺美术的传承保护和创新发展呢?我认为,要传承、保护和发展北京的民间工艺美术,应该突出“jing”字。

一、要坚持京(jing)味特色

北京民间工艺美术,一定要坚持、把握住京味特色。任何文化要想独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,只有具有自己的文化特征,才能保持住自己的存在,失去了自己的特征,也可以说就失去了其独立存在的意义。我们要坚持京味特色,把京味特色中最精华的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特征保持下来,以至使之发扬光大,才能使北京的民间工艺美术得到更好的保护、继承和发展。

那么,北京工艺美术的基本特征是什么?简单地说,一是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早在大约距今40至50万年前(最近有科学家测完,又说是60至70万年),北京就出现了远古的人类。经过几十万年的进化,在距今大约两万年到15000年前,北京出现了山顶洞人,当时已经有了装饰品,有成串的小石珠,穿孔磨光的兽骨和兽牙,加工修饰过的鸟骨,鱼骨和海蚶壳,雕刻成纹理的骨管等。有的还染有红色,在山顶洞人的墓地里发现有青年妇女、中年妇女和老年男子的骨架都佩戴着装饰品,这至少反映出北京地区的手工艺品制作的萌芽。考古还发现在距今一万年的“东胡林人”(在门头沟区东胡林村)曾出土有小螺壳穿制的项链、牛肋骨磨串成的手镯,以及磨制成的玉器等原始装饰品,证明已具有明显的审美意识。此后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、封建社会,以至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,北京民间手工艺的发展日渐兴旺,这是从各种文物及典籍中可以证实,有目共睹的。二是宫廷扶植,得天独厚。北京有800多年的建都史,从辽金到元明清,北京的手工艺品生产在历代宫廷的扶持下,建立起规模庞大的手工艺管理机构和宫廷手工艺工场,民间手工艺得以巨大发展。三是人才荟萃,广泛交流。从历史上看,北京宫廷工匠大多是以各种方式从各地聚汇而来,从而促进了各地工匠技艺的交流。四是国际交往,博采兼收。从历史上的北京做为帝王之都,国际间的文化艺术、政治经济的交往频繁,为北京手工艺的发展和交流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。五是品类繁多,绚丽多彩。随着国际交往的增加,促进了北京民间手工艺品种的增新和发展。所以说,北京的传统工艺美术,民间手工艺都深深地打着宫廷文化的烙印。北京的民间艺术品,在历史上往往被世人称为宫廷艺术,比如灯彩,叫“宫灯”,地毯叫“宫毯”,玻璃料器叫“宫料”,绒绢花叫“宫花”,手工刺绣叫“宫绣”,以及原创于北京的诸如内画鼻烟壶、泥塑彩绘京剧脸谱、毛猴、鬃人、鬃狮、兔儿爷、补绣、泥塑刀人马、曹氏风筝等等,都具有浓郁的“京味”。

如今,我们继承和发展北京的民间工艺美术,切切不要忘了“京味”这个“核”,“京味”是北京民间工艺美术的灵魂,如果扬弃了“京味”,就会丢失了北京民间工艺美术根本性的艺术特征。

二、要汇聚精(jing)英传承

要传承保护和发展北京的民间手工艺,还要把握住人才的培养和利用,以人为本,关注和充分调动“精英”的积极性。

世界上任何事物都离不开人,有了人,尤其是有了各方面的人才,我们的生活才会丰富多彩,我们的事业才能蓬勃发展,我们的社会才更进步。民间工艺美术亦如此。

要关注北京民间艺术传承发展中的精英,也就是人才。千百年来,民间手工艺品的“品”,即作品,可以说是手工艺人创作心血凝聚的结晶,是他们手工技艺技巧的“物”的展现。也就是说,民间艺术主要地是由“人”来展示的,是依附于“人”而存在的。换句话说,人是技艺技巧的载体。正所谓“珍品易求,人材难得”。这人之材,最根本的,最主要的是指其才能,民间工艺美术有绝招。有经验的人,是精英之才。所以,我们要传承发展民间艺术,一定要下功夫采取各种措施关注人材,保护精英。人材在,精英在,其技艺技巧以及所谓“绝招”就存在,如果这个人材,这个精英离去了,如果做不好传承工作或是后继乏人的话,那么其技艺技巧往往也就随之消失了。也就是常说的“人亡艺绝”,从这个意义上说,采取各种措施保护人才是非同小可的。近两年,为了鼓励和保护民间工艺美术人材,必威app官方、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、北京玩具协会、北京工艺美术学会联合发起搞了北京民间艺术名人、流派的誉名活动,即是着重于对人材精英保护的有益尝试。由社会上从事民间手工艺的人自行申报,经公示和专家评审后,对身怀绝技或具体某一领域的带头人,给予“誉名”,在民间手工艺美术界出现了“鬃人白”、“砖雕张”、“花灯王”、“绒花李”、“剪纸徐”、“风车梁”、“绒布唐”等一批以姓氏艺术特征命名的民间艺术家。对于传承民间艺术起到了承前启后、发扬光大的鼓舞作用。

三、要多出精(jing)品珍品

要传承保护和发展北京的民间工艺美术,还要把握和搞好创作活动,要不断地推出优秀作品,即多出精品,多出珍品,多出精典之作。这是传承保护发展的主要目的之一。要采取各种积极有效的措施,搞好艺术创作。目前在工艺美术界比较突出的问题是,一些人只认经济性不问艺术性,认为制作出的工艺美术品,凡是作品块头大的、凡是用料价钱贵的、凡是做工最耗时的,凡是饰物最琐碎的,就认定是珍品,以至出现了用黄金、珠宝、翡翠堆积起来的天坛,花塔的模型,通上电里边的门窗能打开,灯泡能亮,就是广为告之这是当代工艺美术品的代表作,这是珍品。以至出现了绢人、面人越做越大,欲与真人试比高,以至出现了一幅剪纸能糊上大礼堂的一面墙壁,毛猴列队能排出两米远,这可以说走进了艺术品创作的误区。当然,不能一概否认创作手工艺品选用黄金珠宝材质的重量,不能一概否定手工艺品的块头大,体积大,因为在特殊需要的应时应景需要下,您尽管去多用黄金珠宝,尽管去贪图体积上的大件,但是,如果丢失了手工艺各种品类自身的特点,一味地去追求不适合手工艺品创作的规律,和自身所具有的特征特点,那只能是走上了偏路,歧路。

不是吗,有些人强调说,什么面人,剪纸的,永远不能评选为艺术精品,因为面粉、纸张值不了几个钱,材料不值钱就不能创作出珍精品,这种偏见显然是不懂得什么叫做艺术创作,什么是珍精品。其实,一件工艺美术品的存在价值,决不能仅用其材质、重量、大小、制作时费工多少去衡量的,现实不止一次地证实了,比如台湾艺术家、欧洲的艺术家用几两重的玻璃料做成的手工艺造型艺术品,曾引起多少人的感慨。在商品流通的市场上,艺术家们创作的琉璃、玻璃制品比我们用珠宝玉石和黄金堆砌出来的东西,其经济价值往往还要高上几倍,几十倍,乃至上百倍。其实这就是艺术品创作的含金量。

此处不多说了,因为艺术创作的规律是需要认真学习的课题,留待另找时间去讨论吧。我这里仅是讲只有真正地认识了艺术品创作自身的规律,提高了创作者的艺术素养,才能不断有真正的珍精品问世,才能有无愧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优秀工艺美术品代表作。

四是要提高经(jing)济效益

要搞好手工艺品的保护、传承和发展,就有一个讲求经济价值、经济效益的问题。任何时代,任何社会,任何一种艺术品种,要想真正地、长期地、健康地存在,必须增强自身的生存能力。任何艺术创作,除极个别的有特殊需要的之外,都有一个经济效益的问题,民间艺术来自民间,服务于民间,要创作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,离不开生活的源泉,也离不开一定的物质条件。如今,有些手工艺品已经濒危了,政府要保护,首要的是给予经济上的支持,但是,任何手工艺品的创作,绝不能永远躺在政府拨款扶持的怀抱里,重要的是自强不息。试想,一个已经老态龙钟,病入膏肓的人,您给他打针、吃药、输血抢救于一时,他可能会延缓了生命,但他没有了自身的造血能力,只靠反复的输血又能够延长多少寿命哪?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。从来没有神仙皇帝,全靠自己救自己。任何事物都可以说其内因是主要的,是根本,外因只是条件,还是要靠自己不断创新,得到人民大众的喜爱,适应社会的前进的步伐,才有生命力。还是在外因条件的支持下,多从自身找原因,多出精品,出经典作品,其也就是创造出了经济效益,这才是保护的目的,才能得到发展。

五是要不断总结经(jing)验

民间工艺美术创作大多已有千百年的历史了,世代相传,过去,从事工艺美术创作的艺人被视为雕虫小技的匠人,他们传抪技艺,大多是师傅口授言传,仅凭这种办法世代相袭,先人给我们留下来了许多宝贵的经验,尤其是民间的手工艺术品制作技艺技巧。由于识文断字的极少,因而难以保留,您到图书馆去查阅相关的文字资料,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,真正记载传统工艺美术技巧的,如同凤毛鳞角。历史上存留至今的传统工艺美术珍精品,也往往是只见其物,不知其加工技巧,也不知作者是谁,我本人即深有体会。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,我刚从校门出来,分派到工厂,当时厂里的领导找到我,让我给工人讲技术课,我学的是工艺美术设计,但这手工艺的技术与学校里学的文艺创作理论,可是有距离的,您不结合实际光讲大道理,那手艺人是不爱听那一套的,怎样讲手工艺的技术课哪?我想查找一些资料备备课,于是到书店去找,到图书馆去查,可是东查西找之后,关于民间手工艺方面的书籍,什么绢花、内画壶、绒鸟、玻璃料器、玉器、象牙、景泰蓝、雕漆之类的,根本没有。从几十年的实践中我体会到,中国历史上,几千年来,这手艺人根本没有什么社会地位,他们被讥讽为是“人进作坊,驴进磨房”。吃的牛马饭,干的牲口活。以至于连自己创作的作品上也没有署名权,比如在老一辈的业内人中流传着明代琢玉名师陆子刚得故事,陆子刚是个文人出身的琢玉匠,他在皇宫御用监干活,为皇上做了一把白玉壶,壶琢好了,他自己也爱不释手,想留个名字在上边,一个手艺人要在自己的作品上留名,在旧社会是根本不可能的,再者说,您给皇上制作工艺品,还想在作品上署名,弄不好那可能要惹来杀身之祸的呀。陆子刚琢的这把白玉壶完成后,被送到了皇上手里,那皇上真是喜爱的不得了,天天把玩,这天一不留神,把白玉壶的壶嘴给碰碎了,他拿起那碎玉片一看,在壶嘴的内里边刻着几个字,一瞧是“陆子刚琢玉”几个字,当时就气的要杀掉这个手艺人。您瞧,把手艺人挤兑的,连自己作的作品上都不敢在大面上明明白白地留个名字啊。

必威app官方、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、北京玩具协会最近几年,下功夫组织和指导民间艺人自己动手总结自己的创作体会,或者请人协助口述自己的创作经验,近几年陆续出版了比如《面人制作技法》、《北京绢花》、《聚元号弓箭》、《北京葡萄常》、《北京雕漆》、《京剧盔头与彩塑脸谱制作技法》、《手工剪纸图样》、《景泰蓝》、《象牙雕刻》、《北京玉器》等著作,这是一个很可喜的现象,得到了文化界、出版界等各方面专家的支持。近些年,民间工艺美术的出版物呈现出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兴旺。

六是要弘扬民族精(jing)神

每一个要保护、传承、发展北京工艺美术的人,都担负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,要完成这个任务,有必要讲精神,这个精神就是爱国精神、民族精神,要提倡奉献、拼搏、团结、和谐的精神。人总是要精神的,有一股继承、创新加巧干的劲头。总之,每一个从事工艺美术工作的人要不断地提高自身的素质,学会明辨是非。近些年,我几次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比如说,有的民间美术工作者偏爱“三寸金莲”,也就是过去的年代妇女穿的小脚鞋,有的捧出的是遗存下来的,有的是新缝制的,要求参加工艺美术展览,要求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,他们的理由是,这种“三寸金莲鞋”,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,有些外国人非常喜欢,尤其是出口到西方国家,可以赚钱。也有的说,绣花鞋很美,制作“三寸金莲鞋”,可以保护绣花工艺。有的学者写文章强调说,文化从来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,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,“三寸金莲”文化应该保护,以至发展它成为文创产业等等。我们说,发展是硬道理,硬发展没道理。我认为“三寸金莲”从来都是对妇女人性的玩弄和伤害,它是民族的,但它是低俗的,庸俗的,决不能代表中华民族文化走向世界文化的舞台。许多欣赏“三寸金莲”的人,往往是为了猎奇。您要欣赏绣花,那“三寸金莲”上的绣花能有多大面积?它只不过是一种适合纹样在窄小的方寸之间刺绣技艺的展示。要保护、要欣赏绣花艺术,在民间传统的衣饰、围巾、床围子、门帘子、普通绣花鞋上丰富多彩的数不胜数,如果您专找小面积的绣花欣赏,您从古时广泛流行的各式各样造型的荷包上也完全可以欣赏到,何必非要捧着那变态畸形的小脚鞋不放哪。还是以先进的文化鼓舞人才是正经的保护。对于只有民族的,才是世界的这句话,我们要正确地理解。我认为准确地说,应该是越是民族优秀的,才越是世界的。要保护、传承和发展工艺美术是要讲精神的,要顶天立地的保护,要兢兢业业地传承,要勇往直前地开拓发展。

总之,传承发展北京民间工艺美术,一定要坚持突出“jing”字。归纳起来就是:一要突出京味;二要推出精品;三要凝聚精英;四要关注经济;五要总结经验;六要讲求精神。

李苍彦

高级工艺美术师。北京市工艺美术一级大师。《北京工艺美术志》主编。“国家职业标准资格”考评专家。中国艺术研究院(客座)研究员。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。主要从事工艺美术理论研究和创作设计。出版著作有:《手工艺品制作技法》、《中国民间工艺史话》、《中国吉祥图案》、《当代北京工艺美术》、《中国工艺美术商品学》、《北京志·工艺美术志》、《根雕技法》、《金银细金工艺和景泰蓝》、《北京绢花》、《美的品味》、《俏皮话里的手工艺品》、《美的求索》、《北京手工艺的传说》等三十余部。

法律声明| 关于我们

  • 必威app官方 版权所有
  • 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14061845号---1
  • 公安备案编号:11010502026875